文化产品 | 文化探索 | 诗词歌赋

中国经学传统与中华文化精神


首页 > 文化研究 > 文化探索 > 正文
发表时间:2016-02-23 08:46:44 点击:
[作者简介]王四达(1953-),男,福建泉州人,华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哲学博士,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哲学研究。
[摘要]在世界文明史上,中华文明从先行到落后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三代农耕经济与宗法社会孕育了“尊祖崇圣”的价值取向,形成了“法古述圣”的学术传统;秦汉以降更进一步扭曲为“帝王兼圣”的权力崇拜,演化为“唯古是信”的经学传统与“唯上是从”的文化精神,其本质就是权威迷信。正是这种精神传统构成了华夏文明制度的、心理的、人格的创新障碍,成为中国古代社会发展长期停滞的重要根源。

   学术界研究古代经学与民族精神者可谓多矣,但二者多埋头在各自的圈子内而互不关涉,这就影响了各自的学术视野。其实,如果不把经学仅仅看作一种外在的学术形态,而把它理解为一种内在的精神传统,那么,它与民族文化精神便水乳交融了。探索二者在形成、演化过程中的互动、互化及其对中国古代社会发展的影响,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与现实意义。

一、经学传统与文化精神界说
   所谓“经学”,顾名思义为研习(儒家)经典之学。“经”原指织物之纵线,后被引申为常道。《书·大禹谟》曰:“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传》日“经,常也。”后又引申为体现常道可作典范之书。《荀子·劝学》曰:“学恶乎始?恶乎终?曰:其数则始乎诵经,终乎读礼。”他随后举出《礼》、《乐》、《诗》、《书》、《春秋》五经。《庄子·天运》曰:“丘治《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自以为久矣。”可见战国时这些书已被看作经典,但“经学”作为训释经书的一门学问应始于汉代。自武帝“独尊儒术”、立五经博士教授弟子后,经学遂成为历代王朝的官方哲学。在学术史上,经学有狭义与广义两种指称:狭义的经学特指汉代训释儒家经典的汉学,但也可包括继承汉儒学风的清代新汉学;广义的经学可泛指自汉至清的所有儒学。尽管汉学与魏晋玄学、宋明理学在治学方法上有所不同,但在推崇经典与名教方面则几无二致。因此,也有许多学者是从广义的角度去看待经学的。
   然而,即使把2000余年的儒学演变纳入经学的范畴中还是不够的,更值得注意的是,在经学学术形态的演变中贯穿着一个“万变不离其宗”的精神传统,即圣人崇拜与经典崇拜,由此形成“尊祖崇圣”的价值取向与“述而不作”的学术信条,而学术形态的演变不过是“新瓶装旧酒”罢了。若就其精神传统而言,它并非始于汉代,而是始于华夏文明形成的三代;它也不终于经学失去官学地位的民国,而是延续至现当代。从中国的情况来看,精神传统的影响总是深远的,它并不与社会变革完全同步,即使官方哲学变了,古代圣人走下神坛了,但如果它以新的经典崇拜与伟人崇拜取而代之;如果它仍然把新经典教条化,把伟人神圣化,这就表明经学传统的幽灵还在,文化精神并未脱胎换骨。在这种情况下,它崇拜的是不是《五经》与孔子已无关紧要了,因为在锁定真理、迷信权威这一点上二者是一样的。由此可见,对“经学传统”的界定应超越学术形态本身,从文化精神的大视野出发,把经学传统理解为一种与中华文明相伴随的权威主义精神传统,它是一种宗教化的精神传统。
   既然经学传统是一种精神传统,那么它就与民族文化精神密切相关。近年来,民族精神的研究者多数把民族精神与文化精神等同起来,是不合适的。一般说,一个民族的思想大致可分为官方、精英和民众三部分。马克思指出:“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所以在民族文化中居主导地位的总是官方思想,但又与其余两种思想之间存在一定的紧张性。从结构上看,这三者好比一个三圈三层的圆锥体,居内圈与顶尖地位并贯穿其中的是官方思想,居中圈并与上下层衔接的是精英思想,居外圈及基础地位的属民众思想。但这只是理论模式而已,现实模式通常是这样:官方思想与民众思想犹如两个部分重叠的圆圈,中间互叠的橄榄形便是精英思想,三者之间虽有互渗,但各自的利益诉求还是不同的。从价值取向上看,官方思想聚焦的是统治利益,民众思想关怀的是民众利益,介于官民之间的精英思想兼具独立性与依附性:在政治专制、思想禁锢的时代:他们大多沦为统治者的附庸;但在思想自由争鸣的时代,他们的独立性较大,有可能自觉地反映社会利益与民众呼声;尤其在变革时代,他们往往具有敏锐的政治嗅觉和远大的时代眼光,其先进分子往往成为社会变革的开路先锋。因此,当精英思想的橄榄形与官方思想的弯月形结合时,该圆便构成文化精神;当精英思想与民众思想结合时,该圆又构成民族精神。再从表现形态上看,官方与精英思想通常表现为理论化的意识形态,其中官方价值观及其拥护者的理论思想即构成了该民族的文化精神。民众思想则主要通过世俗的社会心理自发地反映民众心声。作为社会的主体部分,民众理应是民族精神的天然代表,但由于他们还是一个自在的群体,对社会利益、民族利益的认识比较朦胧朴素,因此,只有经过那些代表“社会良心”、“民族脊梁”的思想精英的提炼,才能凝聚为反映民族利益的民族精神。在民主的条件下,民族精神与文化精神在理论上并不对立,而且可融为一体;但在天下私有、政权垄断的时代,文化精神在朝、民族精神在野是一个客观事实。就古代中国而言,经学作为官方意识形态的载体便集中体现了中华文化精神。

相关热词搜索:经学 中华文化 中国

上一篇:中华民国文人经济收入一览
下一篇:关于当代中国文化建设的思考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河北省国学学会会长康殿英一行受...
11
9月
5月8日,由凤凰网凤翼雄安栏目主办的以寻源雄安传统文化问道时代创新佳径为主题的第二期在雄安文化沙龙活动成...

河北省国学学会会长康殿英一行受...

5月8日,由凤凰网凤翼雄安栏目主办的以寻源雄安传统文化问道时代创新佳径为主题的第二期在雄安文化沙龙活动成功举办!河北省...

天津西双塘村管委会主任傅云水参...

201年3月19日,天津西双塘村管委会主任傅云水到保定市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筹建处参观。天...
  • 中国日记报
  • 展出场馆 中华文人艺术馆

    展出时间 2015-08-13 至 2015-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