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产品 | 文化探索 | 诗词歌赋

鲁迅,在送别郁达夫的餐桌上


首页 > 文化研究 > 文化探索 > 正文
发表时间:2016-05-24 16:38:43 点击:

    1934年1月6日,《申报》副刊《自由谈》主编黎烈文,在上海三马路古益轩湘菜馆,自己掏腰包主办宴会。一是请常写稿的人岁首欢聚,二是为郁达夫、王映霞夫妇送行。除郁达夫夫妇外,有鲁迅、阿英、唐弢、胡风、徐懋庸、陈子展、曹聚仁、林语堂和廖翠凤夫妇等共十二人。

  先到的除主人黎烈文外,有鲁迅、胡风、阿英和徐懋庸,共五人。阿英,即钱杏邨是太阳社主将,二十年代判决阿Q时代已经死去了,与鲁迅斗得很厉害。左联成立后,他们应当是熟识的,但好像没有见过,经过黎烈文的介绍才握了手。在这种场合,鲁迅的态度应付自如,随缘谈些闲天。

  “我就是伍子胥转世”

  林语堂和廖翠凤夫妇晚到,那时大家已经入席了。他坐下之后,就和鲁迅谈起来,说道:“周先生又用新的笔名了吧?”

  因为当时鲁迅的笔名是经常改变的。

  鲁迅反问道:“何以见得?”林语堂说:“我看新近有个徐懋庸,也是你。”

  鲁迅哈哈大笑起来,指着一旁的徐懋庸说:“这回你可没有猜对,徐懋庸的真身就在这里。”

  大家听了哄堂大笑起来。徐懋庸倒有些不好意思。

  笑后接着谈话,林语堂提到一幅版画,画面是垂着帐子的床,帐子在轻微地动,一只猫蹲在帐子前面,和动着的帐子下摆做游戏。这表现了林语堂的艺术兴趣,他夫人听着几乎脸红了。但鲁迅很自然地听着,因为,这并不是什么思想斗争的场合。

  黎烈文因为是留学法国回来的,所以爱说留法的轶事。说一位留法学生某某去见罗曼·罗兰,对罗兰讲了伍子胥和浣纱女的故事,说,他的母亲是浣纱女转世的。

  鲁迅听了马上说:“不是的。我就是伍子胥转世的,她不是浣纱女……”口气很肯定,像是说真话,也不笑。而在座的全都哈哈大笑了,林语堂的夫人廖翠凤几乎笑弯了腰。

  古益轩在租界的三马路,布置高雅,设备堂皇,雅座里四壁堂皇,都是时贤字画。其实,论酒席并不怎么高明,但有几只拿手菜,确实引人入胜,清炖牛鞭用砂锅密封,小火细炖,葱盐酒,一概不放,纯粹白炖,牛鞭炖到接近熔化,然后揭封上桌,罗列各种调味料,由贵客自行调配,原汤原味,所以醇厚浓香,腴不腻人。到了冬季,去古益轩的客人不论大宴小酌,都要一只清炖牛鞭吃。

  唐弢走进预先告知的包间里,见已经来了七位。黎烈文一一介绍在座的客人,指着坐在正座的留仁字胡的先生说:“这是鲁迅先生。”

  唐弢闻听大名,如雷灌耳,忙上前鞠躬,鲁迅倒很自然,笑着说道:“你写文章,我替你挨骂。”接着他问唐弢是不是姓唐,唐弢告诉他所用的是真名,他就哈哈地笑着说:“我也姓过一回唐的。”

  这指的是鲁迅曾用唐俟这笔名。据解释,周唐何原出于一系,所以他间而还署作何干或者何家干。那天鲁迅穿的是蓝灰色华达呢皮袍子,黑色橡皮底跑鞋,上半截是老人,下半截是青年,从服装上看,是很不调和的,然而唐弢必须修正自己的话,在他身上,这一切是太过调和了。

  永远年青的老人

  唐弢觉得鲁迅是永远年青的老人。他慈祥,然而果决,说话有重量,却无时不引人发笑。大家围坐在一桌,就七嘴八舌地谈起来,从翻译谈到检查,从暴露文学谈到人肉馒头,从赛珍珠女士谈到黑旋风口里的“鸟官”。说话最多的是林语堂、陈子展、郁达夫三先生,而每次谈到一个问题,鲁迅先生终有他精辟的意见,他望望在座的各位,耸动一下唇上胡髭,说道:

  “浙西有一个讥笑乡下女人之无知的笑话———是大热天的正午,一个农妇做事做得正苦,忽而叹道:皇后娘娘真不知道多么快活。这时还不是在床上睡午觉,醒过来的时候,就叫道:‘太监,拿个柿饼来!’”

  话音刚落,在座的全都大笑起来,王映霞和廖翠凤两位女士,笑得弯下了腰。鲁迅却不笑,一本正经地说:

  “荷兰作家望·蔼覃所作的童话《小约翰》里,记着小约翰听两种菌类相争论,从旁批评了一句‘你们俩都是有毒的’,菌们便惊喊道:‘你是人么?这是人话呵!’

  “从菌类的立场看起来,的确应该惊喊的。人类因为要吃它们,才首先注意于有毒或无毒,但在菌们自己,这却完全没有关系,完全不成问题。

  “‘人话’之中,又有各种的‘人话’:有英人话,有华人话。华人话中又有各种:有‘高等华人话’,有‘下等华人话’。听来这个笑话是‘下等华人话’,然而这并不真的是‘下等华人话’,倒是高等华人意中的‘下等华人话’,所以其实是‘高等华人话’。在下等华人自己,那时也许未必这么说,即使这么说,也并不以为笑话的。还有一个笑话,说一个农民每天挑水,一天突然想,皇帝用什么挑水呢?自己接着有把握地回答说,一定用‘金扁担’。其实,这同样是高等华人意中的‘下等华人话’,所以其实还是‘高等华人话’。”

  鲁迅还要再说下去,但看了看林语堂,笑笑说:

  “再说下去,就要引起阶级文学的麻烦来了,还是‘带住’吧!”

  林语堂倒无反应,只是憨厚地笑着,吃喝间隙还忘不了吸一口他的烟斗。于是,鲁迅不紧不慢地捋捋胡髭,不动声色地继续吃饭。

  唐弢晓得鲁迅先生刚才讲的笑话是他在杂文《“人话”》中写过的,“金扁担”的笑话也常跟年轻人说。领悟到先生说的深意是在启发人们不要总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从自己的主观臆想出发,去猜度别人和客观事物,但令他不明白的是鲁迅先生怎么能收藏着这么多的,逗人发笑,同时又引人深思的资料。

  最令唐弢难忘的还有鲁迅讲的两个笑话:

  一个是:“我们乡下有个阔佬,许多人都想攀附他,甚至以和他谈过话为荣。一天,一个要饭的奔走告人,说是阔佬和他讲了话了,许多人围住他,追问究竟。他说:‘我站在门口,阔佬出来啦,他对我说:滚出去!’”听讲故事的人莫不大笑起来。

  还有一个:国民党的一个地方官僚禁止男女同学,男女同泳,闹得满城风雨。鲁迅先生幽默地说:“同学同泳,皮肉偶而相碰,有碍男女大防。不过禁止以后,男女还是一同生活在天地中间,一同呼吸着天地中间的空气。空气从这个男人的鼻孔呼出来,被那个女人的鼻孔吸进去,又从那个女人的鼻孔呼出来,被另一个男人的鼻孔吸进去,淆乱乾坤,实在比皮肉相碰还要坏。要彻底划清界限,不如再下一道命令,规定男女老幼,诸色人等,一律戴上防毒面具,既禁空气流通,又防抛头露面。这样,每个人都是……喏! 喏!”

  在座的人已经笑不可抑了,鲁迅先生却又站起身来,模拟戴着防毒面具走路的样子,走来走去,引得大家笑得都顾不上吃饭了。

  后来,鲁迅把讽刺禁止男女同泳的笑话,写入了杂文《奇怪》,发表在1934年8月17日 《中华日报·动向》上。

  席半,仆欧献上烟来,这就又触动了论语派名士语堂先生的话匣,不劝人不吸烟是他的信条,曾皇皇地公布在杂志上。这回碰到了烟不离嘴的鲁迅先生,他就问:“你一天吸几支烟?”

  “这倒没有统计过,”鲁迅先生回答,“大概很多吧。你是不是替《论语》找材料?”

  “我准备广播一下。”

  “每个月要挤出两本幽默来,真是吃力的工作。倘是我,就决计不干的!”

  林语堂先生不作声。话又扯到别处去了。

  鲁迅与林语堂两人的关系,是当时文坛注目的话题。林语堂对鲁迅很敬重,“白象”之说就出自他之口,意为鲁迅是人间稀有的天才;鲁迅也非常看重林语堂的英文水平。但两人又时不时发生摩擦,甚至擦出火花。

  从鲁迅和林语堂之间的随谈看来,他们俩人是和解了。虽然鲁迅还在文章中讽刺林语堂提倡“幽默”,但那只是文字之争,并没有妨碍俩人的友情。郁达夫在一边看着,也很高兴,他懂得鲁迅的脾气,激动起来好与人争。过后,一般来说仍友情如初。语堂也为人忠厚,不会太计较的。

  骂不过儿子的周先生

  主人要菜馆准备了上好的绍兴酒,殷殷劝客,达夫先生喝得多了一点,王映霞频频以目止之,没有收效,她便直接阻拦主人,主人替达夫斟酒,映霞女士竭力阻止,说是近来达夫身体坏,尊重医生的嘱咐,不能喝酒的。子展先生问:“到底是太太的命令,还是医生的命令呢?”

  达夫先生摇摇头。

  王映霞见自己的先生摇头,就讲了一个故事,说婚后不久,有一段时间他们住在静安寺附近嘉禾里,寒冬十二月的一天,有个朋友约达夫去浴室洗澡,洗完同去吃饭,直到午夜不见回来。映霞通宵没有合眼。天刚黎明,听到紧急的叩门声,一个陌生人扶着满身  冰雪的达夫进入屋内。原来他醉倒在嘉禾里街口上,拥着冰雪睡了半夜,一件皮袍子冻成了毡块。王映霞从此立下“禁令”:凡是约郁达夫出去吃饭或喝酒,必须负责将他伴送回家,如果没有人保证的话,就不许他出门。

  鲁迅先生倒不忌讳,不仅自己喝,还敬郁达夫一杯上等成色的黄酒,说道:“尽管我不同意你们夫妇去杭州,但既已决计成行,就敬上一杯。”

  郁达夫、王映霞急忙起立言道:“谢谢鲁迅先生了!”

  郁达夫朗诵起鲁迅阻他去杭州的诗:

  钱王登假仍如在,伍相随波不可寻。平楚日和憎健翮,小山香满蔽高岑。坟坛冷落将军岳,梅鹤凄凉处士林。何似举家游旷远,风波浩荡足行吟。

  然后说道:“虽然我们还是要去杭州,但始终不会忘怀鲁迅先生的好诗和好意。”

  鲁迅先生答道:“有映霞相助,达夫可能不致像我想的那样不幸。”

  最后,主人黎烈文说出主意来,要大家经常写稿子。

  “你要是能登骂人的稿子,”鲁迅先生打趣地说,“我可以天天写。”

  “骂谁呢?”子展先生问。“骂某某某。”“怎么骂法?”

  “就这样骂骂。”

  语堂先生接上说:“鲁迅骂的,终不坏。”

  于是谈风又转到骂和批评上。鲁迅先生的所谓骂,其实是揭发时弊,袭击形象的意思,和粪帚式的随意糟踏别人,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郁太太映霞女士插嘴说:“周先生虽然会骂人,却骂不过儿子!”

  大家便哄笑起来。

  “鲁迅的儿子总不会忠厚的!”这是语堂先生的意见。

  鲁迅先生笑着,一面自己解释:“是的,我的孩子也骂我。有一次,海婴严厉地质问我:‘爸爸! 为什么你晚上不困,白天里却睡觉。’又有一次,他跑来问我‘爸爸,你几时死?’到了最不满意的时候,他就批评我‘这种爸爸,什么爸爸!’我倒真的没有方法对付他。”

  大家又哄然笑起来。

  在述说这些故事的时候,鲁迅先生总含着善意的笑,使人感到蕴藏在老人心头的爱。这爱是博大的。

相关热词搜索:郁达夫 鲁迅 餐桌

上一篇:规范地名 把城市的“文脉”留住
下一篇:文化研究什么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纪念向雷锋同志学习题词发表55周...
13
8月
2018年3月5日,在保定市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筹建处举行纪念毛主席向雷锋同...

纪念向雷锋同志学习题词发表55周...

2018年3月5日,在保定市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筹建处举行纪念毛主席向雷锋同志学习题词发表5...

康殿英一行赴衡水拜访记录天气日...

河北省国学学会会长、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发起负责人康殿英一行赴河北衡水拜访记录天气日记五十多年的农民张明侃 2017年3...
  • 中国日记报
  • 展出场馆 中华文人艺术馆

    展出时间 2015-08-13 至 2015-08-13